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扫一扫,登录网站

首页 无极荣耀平台 查看内容
  • 1498
  • 0
  • 分享到

2019币圈红与黑:边控、夺权、封博…有人一夜赔数亿有人赚上亿

2020-1-2 12:27

来源: 吴说区块链

2019币圈红与黑


币圈“一姐”何一,每天都在微博晒自拍。

她不是为了炫耀自己,而是用来辟谣“失联传闻”。

何一是全球第一大交易所币安的联合创始人。币安原创立于上海,2017年“94”后向海外转移。

“94”是币圈中人对中国监管机构第一次严厉打击的简称。2017年9月4日,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委联合发布《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》,对国内ico项目及交易所一刀切,全部禁止和关停清退。

2019年年中,币价回暖,重新来到15000美金,币圈人心涌动。

币安开始大举重返中国,他们陆续在上海等地举办了小型party,并且在多个群组内公开招募国内员工。

此后,政治局对区块链技术的集体学习,更是让币圈一片欢呼,比特币价格随之大涨。

然而,也有理智者直言,正规军进场的下一步就是“剿匪”。

果不其然,一场比“94”更大规模的严打风波如期而至,各级监管部门纷纷出手,打击力度之大前所未有。

币安上海办公室已人去楼空,一张网上流传的“大佬名单”更是引发恐慌。跑,还是不跑,成为币圈中人聚会时的口头禅。

比特币的信徒都是自由主义者,一群自由主义者会如何与政府博弈?在这凌冽的寒冬中,有人选择投诚,更多人选择了出海,还有人在不知不觉中被捕。

币圈红与黑,一场大戏正拉开帷幕。

年初:币圈复活

瑞雪迎丰年,2019年二季度,在中国传统的春节过后,比特币价格开始一路上涨,从3000美元一路涨到最高15000美元。

“币圈复活了”。

比特大陆是全球第一大矿机厂商,但在2018年底,公司最窘迫时账上不足1000万美金,只够给员工发一个月的工资,矿机开始像废铁一样论斤甩卖。

一时之间,这些库存中的“废铁”又变成了“黄金”,靠卖旧库存和新矿机的期货,矿机销售们数钱数到手软。

这个行业从来不缺投机者,懂得在他人恐惧时贪婪。

来自成都的王文,年初以几百元每台的价格,收购了数万台停机的矿机。在丰水期来临前,比特币价格开始疯涨,他果断转手卖出,赚了1个亿人民币。整个丰水期足足有100多万台矿机重新开机。

币圈开始活络起来,吴忌寒推出了主打OTC交易、借贷、托管的一站式金融平台,外界普遍传闻他将离开比特大陆,彻底进入虚拟货币交易行业。ICO泡沫破灭后,币安“换了个名字”,开始做IEO,即在自身平台上审核、支持与发币。

何一说,要在市场相对低迷的时候去扶持一些优秀的项目,然后帮助他们去融钱、融资源、融用户,给他们设定一个合理的价格,和是不是IEO或者是不是ICO都没有关系。

不过,一路顺风顺水的币安,也遇到了一些小波折。

5月8日黑客盗走币安7074枚比特币,价值近一个亿美金。何一说,币安将承担所有损失。另一位创始人赵长鹏颇有些肉痛地说,这位黑客非常有耐心。

同样被盗币的还有明星交易所抹茶。当然,2019年上半年最耀眼的明星也是抹茶。直到2019年2月,抹茶月手续费盈利不足1万美金,却突然依靠疯狂强上非主流币种,直接成为“新一线交易所”,收入翻了100倍,当然其中不乏所谓的传销币、空气币和资金盘币。

杨先生说,抹茶是重度投机者的天堂,也是这次小牛市“风口上的猪”,他靠低买高卖VDS,上半年赚了10万美金。

不过抹茶极为神秘,没有人知道他老板的真实身份,公司地址也绝对保密。据说员工透露公司地址,要罚款一个月工资。

主打币股交易的交易所BISS也在此时应运而生。创建之初,BISS交易所给自己的定位是“炒币神器”。6月1日,币市BISS以“可能颠覆传统行业,并获得合法实体支持的区块链创新企业”的名义,入选福布斯2019年最受关注的10大区块链项目,日均交易额达到16亿人民币。

然而正如那句老话,所有命运的馈赠,早已暗中标好了价码。

年中:回中国 去海南

币安损失了1个亿,但对于全球第一大交易所而言,远不如业务开展来得重要。

在币价上涨引发的躁动中,币安开始回归中国了。9月17日,币安在上海举办“三体币安”媒体见面会。上海外滩一个小酒吧里挤满了人,何一并没有现身,而是以视频连线的方式出现在了现场。

此后币安还投资了区块链媒体火星财经,据彭博社报道,这是币安在中国地区进行的第一笔投资。

何一还对媒体透露,人民币OTC 产品将在一个月内上线,下半年币安将在中国地区投入更多的资源。

可惜后来承诺并没有兑现。

何一是三体的忠实读者,三体的另一位忠实读者是比特大陆原董事长詹克团。

币价上涨,矿机热销,还赶走了吴忌寒,詹克团非常开心。

他毫不在意抢夺市场份额的神马,而是把矿机业务交给新任CEO王海超,自己重心放在老家福建的AI业务,最终以一个矿机企业的背景,离奇夺得了福州城市大脑项目。这背后是比特大陆对福州多年的财税支持和政府关系维护。十一阅兵,詹克团还亲自来到现场观礼。

在发改委最新发布的产业目录上,挖矿被剔除了原先所在的淘汰产业。这背后自然不乏比特大陆等矿机企业的运作。

获得地方政府支持的并非只有比特大陆,火币在一季度就宣布将把总部迁移至偏远的海南。这一切不仅因为海南传闻会开放数字货币交易,更因为当地多次承诺会提供宽容与保护。

从海南省委书记到省工信厅、科技厅厅长,都不断强调:营造包容监管创新环境。

李林非常坚决,他让北京只保留研发等部门,其他部门全部迁往海南,这也导致员工流失。有员工甚至发朋友圈吐槽,产业园异常荒凉,旁边连银行都没有。

OK和火币这两大留在国内的交易所,仿佛在竞赛投诚的速度。徐明星发表“献给国家”言论后,火币就成立了币圈第一个党支部。OK在三亚入驻示范区后,火币在海南就举办了区块链大会。

不过有心人也注意到,无论火币还是OK,在海南与政府联合举办的大型活动中,从来没有任何中央级别或中央金融系统的官员到场。开放数字货币交易或者所谓的“监管沙盒”,恐怕只是币圈与地方政府的一厢情愿。

在“北京金融科技创新媒体交流会”上,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相关负责人告诉媒体,关于所谓的“监管沙盒”,目前必须是持牌金融机构进入,这是底线,不会纳入网贷、虚拟货币等机构。

除了海南,杭州也为区块链/数字货币企业提供了保护。制造出全球第一台AISC矿机的嘉楠科技于2019年下半年成功在美上市。前一晚杭州灯光幕墙打出大量btc(比特币)字样,这在北上广深不可想象。

不过,区块链第一股嘉楠上市同时,比特币价格突然暴跌到7500美元,随后嘉楠跌破发行价。上市一个月内,更是较发行价跌去30%。

币圈大V江卓尔曾说,“币价短期看上帝,长期看用户”。另一位币圈CEO表示,根据他的内部数据,2019年以来各大交易所的新增用户已经停滞,行业似乎来到了瓶颈期。

年尾:离场与期待

政治局都开始学习区块链了!

10月24日,政治局集体学习区块链技术,币价随之暴涨。比特币6小时暴涨近1000美元,一度冲破10000美元大关。币圈一片欢呼。

币圈首富、比特大陆创始人詹克团激动不已,在朋友圈发文感谢拉盘。几天之后,这位嚣张跋扈的首富,被另一位创始人罢免一切职务,黯然离场。

离奇的是,就在詹克团离场前,他把神马矿机的创始人杨作兴“送了进去”。比特大陆以侵犯商业秘密为由报案,杨作兴被深圳市南山区检察院批准逮捕。据悉,比特大陆掌握着不少证据。

越来越多的强力监管机构进入币圈,政治局集体学习内容中,强调“要把依法治网落实到区块链管理中,推动区块链安全有序发展”,预示管理网络的相关实权部门正在入场。

监管的第一枪瞄准了BISS。上述福布斯十大区块链明星项目BISS,在区块链集体学习几天之后,被北京朝阳警方“一锅端”,连实习生都没有放过。

北京警方官方称:一举破获非法数字货币交易所BISS的诈骗案,抓捕犯罪嫌疑人数十人,有力震慑了不法机构,为广大投资人敲响警钟。警方将其定义为诈骗的原因,是设计一个类似传销的VIP等级制度,而这在币圈十分常见。

随后两份名单币圈开始出现。第一份是深圳涉嫌非法虚拟货币的39家企业,深圳主流币圈企业均在名单之内;随后第二份币圈人物名单出炉,被认为是更新过的边控或监控名单,其中币安何一在列。

因为打击虚拟货币的源头是央行上海总部,位于上海办公的币安饱受媒体关注。在11月初,币安已经“人去楼空”。据说所有员工被要求在家办公。

何一开始每天在微博发自拍照辟谣,以免被传失联。也有人感慨:为什么上海舍得让币安走。

另一家主流交易所OKCOIN来到了海南三亚,并更名为欧科集团入驻。创始人徐明星言论惊人,从“随时准备把公司献给国家”到“比特币不是币”、“区块链不应该去中心化”,唱红打黑之意最为坦诚。

徐明星甚至提出了“超级私钥”的概念,意即政府可以通过它来对分布式网络进行限制、监管甚至修改。这与比特币创世之初的信仰已彻底相反。

与火币、OK等不同,更多的币圈企业选择彻底搬往新加坡。

外界称为“币圈庄家”的杜均投资的chainup,为交易所提供技术服务,其中有涉嫌传销诈骗的企业。被调查后,11月29日他迅速注销了该公司,同时在朋友圈发文,称公司总部位于新加坡。

出海不代表离场,没有人愿意在这个时候放弃。

6个月之后的2020年5月,比特币的产出将会减半,从历史规律来看,减半前夕都会迎来币价大涨,投机者们早已做好了准备。

“一场牛市就可以赚回一辈子的钱”,从事OTC交易的李宁说。

但是,比特大陆CEO吴忌寒认为,BTC每次的熊市和牛市都在拉长,有可能本次减半之时,牛市并不会到来。

一面向政府投诚,一面“割韭菜”,孙宇晨最终还是遭到边控,不再回国。

BISS在年尾幸运地“结束调查”,发公告表示“感谢政府相关部门的教育和指导”,未来一定遵从主管部门指示。

币安重返中国的战略彻底落空,近期开始主打土耳其业务。双十二这一天,何一主要发自拍的微博被封杀,同时被封杀的还有“微博慈善家”孙宇晨。第二天,两人注册的多个新账号再次遭到封杀。

“中间路线彻底走不通了”,是彻底染红,还是逃向海外?不少币圈大佬都在办理海外身份,这甚至成了一门产业。

币圈都在等待半年后比特币减半时的狂欢。但随着央行法定数字货币的推出,以及传统国企、银行、互联网公司的进入,中国留给虚拟货币产业的空间只会越来越小,监管力度只会更加强硬。投机者与监管的矛盾在2020年可能再次激化。

币圈红与黑的故事还在继续,明年注定不会平静。

(应受访者要求,本文中王文、李宁为化名)

【版权声明】本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归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所有,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。
版权申明:本内容来自于互联网,属第三方汇集推荐平台。本文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文章言论不代表无极荣耀的观点,无极荣耀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。如有侵权请联系QQ:3341927519进行反馈。
相关新闻
发表评论

请先 注册/登录 后参与评论

    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