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扫一扫,登录网站

首页 无极荣耀平台 查看内容
  • 3517
  • 0
  • 分享到

罗振宇最新演讲 跨年演讲全文

2020-1-1 18:35

来源: 罗辑思维


2019年12月31日20:30,。
他用一年的时间,走访大江南北。看看支撑我们中国经济走到今天的基本盘到底是什么?在这个基本盘上,我们又该怎么行动?
现在这份报告已经在得到App上线,何帆老师的《变量2》由中信出版社出版,今天起已经可以在当当买到。
来,立即拿下何帆老师的报告。见证这份长期主义的坚持,也为自己2020年的徒手攀岩准备一份地图。


看完这份报告和这本书,反正我是有这样的感受:在这个时代的中国,从电梯模式切换到攀岩模式,其实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难。
提到中国经济的基本盘,我们首先会想到这些——
极其完备的基础设施、全球最大的。
现在已经在得到App上线。当然我们更要感谢支持黄海老师这个研究计划的知识合作伙伴:国际高端家电品牌,卡萨帝。
黄海老师下了一个判断:中国消费市场正在多点爆发。
从黄海老师带回来的信息看,中国的消费市场,那可真叫全面爆发。我们经常说年轻品牌在崛起,今年,为老年人服务的品牌也在大量爆发。老年人专用的鞋、老年人的纸尿裤、老年人的度假养老社区都非常火爆。
你说下沉市场越来越好,正新大鸡排的门店数量都超过了麦当劳,做刨冰起家的蜜雪冰城的门店数量也超过了星巴克。
但是,高端市场也一路高歌猛进。比如,我们公司门口的那家高端商城SKP,店庆一天卖了10个亿,比历史最高水平增长了30%。还有进口电动车特斯拉今年也一直在增长。
尤其是,国际高端家电品牌卡萨帝增幅超过40%,要知道它可是在高端市场份额已经第一,单价最高的情况下,还达到了市场增速第一。
卡萨帝之所以要支持今年跨年演讲这一部分,就是想告诉大家,中国的消费市场有很多局部非常好,只要你能洞察到消费者的需求。比如说,卡萨帝就是在14年前,所有人都认为中国市场只需要更便宜的产品的时候,清楚地感知到了消费者对品质生活升级的需求,坚持做高端原创产品,从智慧产品到智慧生活场景的打造,成就了今天的国际高端家电品牌,成为近年中国家电消费市场的一剂强心针。

现象大家都已经看到了,比如,网红带货,宠物经济,盲盒炒鞋,奶茶轻食,等等等等。

但是,真的是这样吗?那咱们就来说说,这个消费市场,和你有什么关系?有哪些抓手是可以帮助每一个人往上爬的?

在黄海老师的报告中,我们看到,至少有三个巨大的机会。
先说第一个机会,新基础设施。
什么意思呢?咱们从一个现象说起。
今年的天猫彩妆品牌冠军是谁呢?是巴黎欧莱雅吗?是雅诗兰黛吗?他们是第二第三名,那第一名是谁呢?完美日记,一个全新的中国品牌。
更有意思的点是他们的历史:巴黎欧莱雅112年,雅诗兰黛73年,而完美日记只有2年。
你知道2年这个数字背后的震撼是什么吗?如果倒转几年前,做一个新品牌,干个实业,2年,你连工厂投产都不可能。更别说,做品牌、通渠道、上规模这些事情,那都是需要花时间才能熬出来的。为什么完美日记只花2年时间就能当第一呢?
它一定是借助了什么东西。这个东西就是我们刚才说的,中国新基础设施。
基础设施指的可不仅仅是铁路、公路和机场。它指的是一个创新者可以放心甩出去,让别人干的所有事。你只要站在它的肩头,就能比原来好。
我们还是拿中国化妆品来举例子。在今天中国的市场上,你要想做一个新的化妆品品牌,很多事你不用自己做了。你只需要做好一件事,那就是,定义好你的不可外包的核心能力。比如,洞察用户、连接用户、把用户服务好,剩下的所有研发设计、制造、物流、营销平台,都有现成的基础设施为你提供全套解决方案。
来,我们再看一眼中国的新基础设施——
我有个想法,这个想法怎么变成货呢?中国庞大的制造业实力是我的后盾。
货在哪儿卖?中国强大的
香帅没有答应我干30年,但是答应我每年都干。
当然我们更要感谢支持香帅老师这个研究计划的知识合作伙伴:招商银行。招商银行App服务超过1亿用户,除了提供金融服务外,还提供生活缴费、外卖、打车等各类便民生活服务,招行App现在已经成为与用户交互与沟通的重要连接器。
招商银行之所以要支持这个调研项目,也是想借跨年演讲这个平台,向大家传递一个信心,中国人的财富状况其实还不错。
你可能会说,今年好多人投资理财都赔钱了。话分两头说,一方面只有赔钱的声音你才容易听得见,赚钱的人都闷声发大财去了;另一方面,你可能忘记了加上时间这个维度,就是要长期遵循专业的资产配置,当时间的朋友。
以招商银行提供的数据来说,即便是针对高风险偏好客户制定的资产配置方案,从2012年以来任意时间点买入并坚持持有3年,盈利的概率至少能达到92.3%,中间哪怕经历了资本市场的大幅波动,只要你的策略是长期主义的。你发现没有,实际的情况和那些情绪性的恐慌其实是不一样的。
当然,这只是存量财富的问题,我们更关心的是:钱从哪里来?也就是增量财富的问题。
要讨论这个问题,前提是我们必须得统一一下思想,从一个数字开始:73%。
这是个什么数?就是2018年,中国居民的可支配收入中,有73%,来自于劳动所得。
这不是中国自己的现象,即使在美国最顶级的富人当中,劳动收入也占家庭总收入的一半左右。也就是说,钱生钱,其实是少数,人挣钱,才是多数;闭着眼睛挣的钱,其实是少数,睁着眼睛要花力气挣的钱,才是多数。
我看完香帅老师的书之后就觉得很开心,没有人能够随随便便有钱,大家都得下地干活。这让我想起我们办公室墙上贴的一句话:力不到,不为财。这才是个人财富的基本盘。
你看,关于财富问题,我们面前出现了两条路。一条是73%,劳动所得;一条是27%,投资所得。你发现没有,这就有意思了,过去我们一说钱从哪来,想的都是27%的事。这其实是个小头。
硅谷的大神,保罗·格雷厄姆不是说过吗,有钱人往往是因为胡乱投资,把自己搞破产的。
2019年我们看到这样的事还少么?大过年的,咱就不举例子了,大家都明白我在说什么。民间用一句话给它总结了:凭运气赚来的钱,会凭实力亏光。
说到这里,关于27%怎么办?你要问我,我就劝你,反正我是把它存到我心爱的招商银行,委托给专业的人,然后就不惦记它了,少占用精力,把精力放在73%的大事上。

接下来,我们就专心说说73%的事。

有一天,香帅两口子在家里聊天,那可都是教授哦,北大的教授哦,说海归博士回国当教授,起薪一年50万,不少吧?对得起知识分子吧?但是这账一细算呢?扣掉所得税,每个月到手不到3万。
育儿嫂听到了,震惊地放下手中的活:“啊,文化人挣得那么少?”
没错,现在在里,看到一段话。
他说,一个人花5分钟就能想清自己生活的意义。5分钟能干嘛?汪丁丁说,就是问自己5个问题,并诚实作答。
这真是5个神奇的问题,你每能回答一个,就会发现自己和这个世界的连接深了一层。与此同时,每能回答一个问题,你也分明地意识到,有大量的人,他们的连接能力被你甩在了身后。
我们来看一下这张问题的清单——
你是谁?这个问题绝大多数人都能回答。
再深一层,你能干啥?有的人就回答不了。和世界能够深度连接的人,才有答案。
再深一层,你为谁干的?很多人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。而对这个问题有深思熟虑答案的人,一定是行业的佼佼者。
再来,第四个问题,别人需要你为他干吗?能回答这个问题的人,少之又少。一旦回答得出,他就一定做成了一番事业。
但是,很多事业有成的人仍然被第5个问题难住了。这事你干了,也有人需要,但是,这些需要的人因此而被改善了吗?整个社会因此变得更好了吗?
这五个问题你答得越清楚,你的财富能力就越强。

第五部分:教育在发生什么变化?


接下来,我为你带来今天的第四份报告,来自教育专家沈祖芸老师。

感谢这份报告的知识合作伙伴金典有机奶。
金典支持教育的研究,是因为他们觉得,自己的事业,和教育事业,有一点是相通的:就是做一件超长周期的事。他们今年的品牌主张是,“敢于真实”。
什么叫“敢于真实”?金典十三年来坚持做天然无污染的有机奶制品,将奶的蛋白含量从3.6g提升到3.8g。你可千万别小看这0.2g的进步,它的背后,是研发人员对细节的无尽追求。比如说种植牧草的土壤要经过3年净化,为了保护牧草质量,还要连续十年控制牛的产量。他们建立起了从奶源、牧场、工艺到产品的全产业链能力。在漫长的过程中,必须敢于真实、直面挑战、长期坚持。
提起教育两个字,摸着良心说,你什么感受?我的感受是,这个话题成了全民焦点。
来看一个数据。新榜的徐达内给我看了一张表。2019年1月1日到12月30日,在微信公众号,同时有“教育”“焦虑”两个关键词的文章里,有3470篇,阅读超过了10万+,平均每天将近10篇。“家长”、“父母”和“焦虑”连在一起的10万+,有6751篇,每天18篇。我们这代父母确实很焦虑。
假如陌生人见面没得聊,那就聊聊教育,准没错。立马让你有一种,在医院里遇到病友的感觉。
我今年听说了一个段子:两个北京海淀的家长聊天,一个问另外一个:我们家孩子4岁,1500个英文词汇量够不够?另一个回答:在美国够了,在海淀不够。
我还听到过这么一件事:为了让孩子能上好学校,一波家长,用尽各种办法,偷偷摸摸地给孩子报补习班,当然,补习班这事,学校是不提倡的。那没上补习班的家长呢?也没闲着。听说这件事之后,偷偷摸摸举报了这些补习班。
我们家闺女3岁了,听到这事我也很焦虑啊。这个焦虑不是我卖给你的吧?是我送给你的。
那么,这个焦虑到底是怎么产生的呢?早几十年没这样啊。有很多种解释:有人说社会竞争越来越激烈,没有名校的毕业证,社会的好多门你都敲不开;有人说是因为经济发展了、教育工具多了,军备竞赛当然就升级了;也有人说人工智能要替代人类,把这一代家长吓着了。
但是,我听到的最开脑洞的一个解释是,因为当年那些高考的受益者,被高考、被大学教育改变命运的一代人,也开始养育孩子,冲进了教育市场。
他们最相信教育改变命运这条道理,因此把所有的资源都投入到了这条赛道,让下一代重复这个过程。这就像玩游戏,突然有一批付费玩家集体上线,竞争怎么可能不激烈。

我还不能劝你别焦虑,哈佛前校长,德里克·博克不是说过吗:假如你觉得教育的成本太高,试试看无知的代价。

教育这个焦虑是解决不了的,但是它会变换一种样式。

坦率地说,人为了自己成长而感到焦虑,可能永远没有解药。人类文明本来也依托于此。但是,你有没有想过,焦虑会变换成别的样子。

沈祖芸老师的这份报告,价值就在于此。她在过去的一年内访谈了100多位教育工作者,考察了全球25所中小学校、12所世界名校,她发现,全世界的教育工作者,都在焦虑一个问题:工业时代形成的教育模式,已经跟不上信息时代的需求。
这份报告里有一句话非常重要,即使你不是搞教育行业或者没有孩子,也值得你细品。这句话就是:现在的世界已经不是按照领域来划分的,而是围绕挑战来组织的。
你就想一想,今天你在工作和生活中遇到的哪一件事,不是一个综合挑战?别说做一个新产品、组织一场大活动,为你娃找个好幼儿园,给家里的房子装修,对你来说,哪个不是挑战?哪个挑战跟以往是相同的?哪个挑战是只用学校里学到的知识能应对的?
就拿今天这场跨年演讲来说。它的总指挥是这个女孩,正好30岁,同事都管她叫诺诺。
她大学学的专业是中文。从毕业的第一年,就进了我们公司,就开始当跨年演讲的总指挥。那她干的是个什么活呢?
你看这些活,她一个都没学过。但是哪个活出问题,都得找她。你说她干的是个什么活呢?凑了半天,她这么说:我干的是跨组织的“翻译”和整合。
你要问我在大学里学啥专业能干这个工作?我真不知道。但是我知道的是,大学里肯定不可能这么教,因为变化太快了。


为了应对这个变化,有一些学校已经在往前探索了。

沈祖芸老师在过去一年,走访了很多学校,让我们看看有哪些探索正在发生。你会发现,很多学校已经从题目入手,来重新组织课程体系。比如咱来看一道小学里的考试题。
请大家看大屏幕上这道题,问的是——
如果你想增加一个节日,增加哪个节日,理由是什么?如果你想减少一个节日,减少哪个节日,理由是什么?
你看,这都不是考你任何领域的知识,这是给你一个真实世界的挑战,看你如何应对它。
再给你看一道中学语文题,这是我去参观北京一所名校的时候,随便走进一个教室,正好赶上学生们在学《史记》。怎么学呢?背司马迁的生卒年份,还是朗读精彩节选?都不是,他们的任务是:给任意一个《史记》里的人物写一份求职简历。
你看,这还是一个真实世界的挑战,它牵扯的知识有哪些呢?
你看,要想给刘邦写简历,首先,你得对刘邦的生平背景足够了解,有哪些工作经历,擅长做什么,有哪些社会上方方面面的人脉资源。
其次,你得了解他应聘的那份工作吧。比如说你要让刘邦应聘金典牛奶在上海市场的销售总监,你得知道这个工作需要什么能力吧。
更重要的是,你还得有本事穿越到刘邦的内心,站在他的立场上,帮他通过这份求职表,完成一次自我推销。
你看,这就叫世界不是按照领域来划分的,而是围绕挑战来组织的。
你发现没有,当你还以为学校只是给学生灌输知识的时候,学校已经开始了自我进化。从教学阶段开始,让课程对接真实世界的挑战。
这位都认识,前央视著名主持人,现在「少年得到」董事长张泉灵。她现在就把这些最优秀的学校的教学经验和方法,开发成一套线上课程,孩子从小学一年级开始,就可以接受这样的训练。这套课叫做《泉灵的语文课》。试验下来,发现效果很神奇。一般小学是到三年级才开作文课,但是在这样的系统训练后,小学一年级的孩子就可以口述一篇小作文。
这套《泉灵的语文课》,现在已经在「少年得到」上线,感兴趣可以去看看。

十一学校。今年我特别邀请六份报告的主理老师们,为大家亲笔书写了祝福卡片,随机放在礼盒里,全球只有20份。现在登录得到App就可以一键下单购买。

感谢这些品牌,你们真有眼光。

好,我们来正式发布今天的第五份报告,来自王煜全老师的,王老师分析和筛选了上百家优秀科技企业,跑了10个城市和12家以上的开发区,形成了这份报告。

我们还要特别感谢这部分的知识合作伙伴:vivo NEX3 5G旗舰手机。

基于这份报告推出的最新著作《中国优势》由中信出版社出版,已经在天猫上线。

这份报告回答了一个我们都极其关心的问题:中国创新如果被美国卡住脖子,我们该怎么办?

2019年华为这家公司的处境,已经把这样的危险,实实在在地摆在了中国人的面前。原来可以用的,不让用了,原来卖给你的,现在不卖了。

别的不用说,光是Google Play不让用,就让华为手机可能丢掉整个海外市场。那是个多大的盘子啊。华为光是2018年营收就有7200亿人民币。华为还有19万员工、10万名工程师、1万名博士,这样的企业居然都可能面临这样的威胁,这对中国人的情感震撼太大了。

打个不恰当的比方,就相当于当年唐僧师徒四人,历经千辛万苦,来到大雷音寺,突然里面传出话来:我们这出口管制,走开,不给。这不就尴尬了吗?

但是你发现没有,我们这个想象是有bug的。在《西游记》里面,表面上赞美的是取经者,但实际上把写经人高高地顶在了头上,真经是怎么写出来的不知道。好像这是神仙才会干的事。

但真实世界里的创新是这样吗?

我们来举个例子,2019年最热的一个技术词汇,是5G。懂或不懂,你都听说过这个词。我们普通人往往会把5G想象成“一个技术”。注意,是一“个”技术。

是这样么?不是啊朋友们,5G不是一“个”技术,它是一组庞大的技术网络和生态群落,这个技术网络长什么样呢?

如果我们要给5G写个小传的话,找来找去,公认的大神级人物也就只找到这么一位:土耳其数学家埃尔多尔·艾力坎。

然后呢?然后就没法写了。

因为它迅速地变成了,全世界数学家、科学家、工程师、通讯公司、手机厂商、互联网公司在同一时间、不同空间里,各自推进的过程。这是一个“分开走,一起打”的大会战,如果其中有人非说自己是总司令,那也太自大了。

你说这个技术网络是谁的?这个问题就像你问:数学是哪个数学家的?唐诗是哪个诗人的?谁的都不是,大家一起掺和着干出来的。

根据《华尔街日报》公布的数字,我们至少能知道两个事实:

第一,中国公司拥有36%的5G标准必要专利;

第二,中国公司的这个数字,比4G时代翻了一倍。

你看,在技术世界,中国公司不仅有存在感,存在感还在增加。

所以你看,真实的《西游记》故事也许是这样的,大雷音寺没有现成的真经,是来自东土大唐的师徒四人加入了“大雷音寺杯”编程大赛,一起参与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共同编程,然后成果共享了而已。要注意,这一场还是“大雷音寺杯”,如果爆发一次技术革命,来一场弯道超车,下一场没准就是“花果山杯”了,我们也欢迎他们来。

这样的事情,不仅在5G,在很多领域都在发生。

比如新。就是这个。

就这么一台阅读器,干干净净的,比手机可简单多了。结果,项目干下来,这个阅读器你们猜,背后是多少家中国公司协作的结果?直接供应商就有110家。

不说别的,就说这个外壳上的金属按钮,那我真是大开眼界:铝合金开料是一个厂,表面喷砂、氧化处理是一个厂,半成品切边是另一个厂,硅胶零件的开模和组装又是一个厂,最后安装到阅读器上,这活才算干完。

一年前,当我坐在北京的办公室里,说要做个阅读器的时候,我知道这件事难度很大,要求很高,但是我从来没想到,它是几百家工厂合作才能达成的结果。

来,让我们向伟大的中国制造致个敬,打开得到App,买它。

所以你看,就是因为有这些底牌,尽管美国的政客们总是劝科技创新企业离开中国,但是身体很诚实,他们倾向于跟全球最大的供应链和市场在一起。如果他们搬离了中国,不仅仅会丢掉供应链,还会丢掉市场。

这是站在美国这一头算的账,回到中国这一头,咱们可不能这么想。

亨廷顿说过一句话:“预测能否实现,取决于人们如何作出反应。

事实上制造能力这个事,在世界很多国家都发展得很快,比如越南和印度,包括美国自己的先进制造,也进展极快。美国人真要下决心,把一些公司的制造环节搬离中国,假以时日,也不是不可能。

关键就在这四个字里,假以时日。这意味着甭管美国有多大的决心,只要还有一个时间窗口,我辈中人就大有可为。

有一句话,我们也是贴在办公室墙上:竞争意识损害竞争力。

什么意思?所谓竞争,就是你按照竞争对手划定的思维模式,来决定自己的行动方式。那可不就一开始落了下风么?

所以,现在我们把刚才打的那些比方,什么上游下游、研发制造、头脑身体、中国美国统统忘掉。

真实世界是什么样?它是一张包含了美国中国在内的,由全世界研发者、制造者、供应链共同组成的、遍及全球的创新网络。这里面没有输赢问题,只有贡献大小问题。谁贡献大,谁就更重要。谁在这个网络的位置更重要,谁就更有话语权。

有实际工作经验的人都知道,就像公司里新来了一个小伙子,甭管一开始干的是什么,但是只要踏实肯干,人缘不错,而且凡事都能想在前头,时间一长,公司肯定会把越来越多的事情交给他。久而久之,他就会成为一个超级节点。你说,他怎么可能没有话语权?这不就是中国人一直相信的,英雄不问出处的故事么?

好,回到科技创新这件事。不管你起手的姿势什么样,处在哪个分工环节,关键在于,你此时此刻,能不能占据创新生态里的关键节点,而且,这个关键节点,早就不集中在哪个特定环节了。任何一个环节,只要你做得足够好,你就有话语权。


说中国的事,好多人说有特殊性,有历史机遇期,王煜全老师说,你拿美国公司分析,也是这样。

辉瑞制药公司,是全世界最大的制药公司之一。以前我们都以为它研发能力很强,总是推出新药,但实际上,辉瑞的很多新药都不是它研发的,是它买来的。它的核心竞争力,不是研发,而是强势的销售推广。辉瑞每年雇佣大量医药代表,每天拜访医生,推广药品。

要知道,在制药领域,任何一款新药上市,销售额总得爬到10亿美金这个台阶才算成功,否则就不值得推向市场。你看,在这个链条里,小型的医药公司,虽然能创新,但是很难有机会做成。对它们来说,被辉瑞收购,其实是最好的结果。

你看,过去我们都觉得,医药领域拼的是研发能力,这没错。但是,其他地方有没有机会呢?辉瑞用事实告诉我们,有。只要你在整个生态中,变得足够重要,不管你在哪个节点,你都可能有话语权。

说到这,结论呼之欲出。到底应该如何行动?只有一个姿势。这不就是今年那句流行语吗?生死看淡,不服就干。但是在全球创新这个网络里,咱们改一下这句话吧:位置看淡,不服就干。

这个“干”字,不是要谁干,而是说我们自己好好干。强化优势,夯实节点,让自己在这个创新网络里,变得越来越重要。

比如,我们20年的合作伙伴vivo,在最开始的时候他们有什么呢?也就是工厂和市场吧,庞大的中国市场和3亿用户,在这个基础上,能堆出什么呢?我们来看一个人。

这是vivo的一名普通的网络技术人员,他叫黄杰斌。这张照片记录的是他在从深圳去往。他在越南考察了3个工业园、3个研究机构、2个国际组织、13家企业,访谈了30多个企业家,形成了这份报告,只为弄清一件事,中国制造业是不是在转移出去。

感谢知识合作伙伴,专注高档装修的简一大理石瓷砖。你看,我们又吸引了一个行业高端品牌成为我们的知识合作伙伴。简一委托我们,给大家传个话:中国制造没有那么简单,它是一种从制造到服务,全程打通的能力。

巧了,我们这段刚好在说中国制造业会不会转移,简一大理石瓷砖就能回答这个问题。
我问他们,你们能把制造基地,从中国搬到越南去吗?答案是,低端瓷砖也许可以,我们是高档大理石瓷砖,这个就难了。
比如说,要把瓷砖做得和天然大理石的效果一样,还得保持瓷砖好维护、好清洁的特点,这不是搬走生产线就能做到的事情,它需要设备、设计师、工程师、高熟练度的技术工人的紧密配合。
再比如说,简一还有一种“密缝铺贴”技术,通过把铺贴留缝控制在0.5mm内,使得平整度达到了国际标准的10倍,这种工艺水平也是全球领先的。要实现这一点,甚至还需要工厂流程和装修流程的无缝对接和持续优化,你说这个怎么搬。
这已经是我们的常识了。


再看一眼我们的中国制造吧,规模惊人。别的不用说,一年培养的工程师,就相当于美国、印度、欧洲、日本的总和。我们的完备性也惊人。工信部部长苗圩说,现在中国有41个工业大类,207个工业中类,666个工业小类。我们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中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。这是人类历史上,头一次有国家做到。

与此同时不要忘记,我们前面已经说过了,我们即将成为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,当最大市场和最全工业门类,在同一片土地上同时发生的时候,一定会催生最快的创新和制造业的变革。
今天在谈中国制造的能力,不应该只看到它历史上的优势,更应该看到在新条件下,正在长出来的那些能力。比如柔性制造、智慧制造。
但是,话又说回来,整天喊中国厉害,有什么意义呢?厉害了就能躺下来睡觉,等着一个美好的未来吗?龟兔赛跑的故事,我们都知道。
就拿越南来说,虽然它现在的经济规模,只有中国。
时间的朋友们,让我们以这样的姿态,走进下一个十年。就像维特根斯坦所说的那样:怀抱希望、心生感激、深思熟虑。

第八部分:尾声

大家新年好。

来,一贯的传统,我们用NEX3 5G手机一起拍张合影。跨年演讲结束后,可以去我的微博上看这张照片。

好,最后这点时间,我想和大家聊个天,跟大家分享三件事。我确信,在2020年,每当想起这三件事,我都会挺开心的。

第一件,再过23天,就是除夕之夜。我们要做一件事,就是和深圳卫视,还有爱奇艺合作,一起举办一场知识春晚。

对,你没有听错,是春晚,是直播的。从大年三十下午两点半开始,一直直播到大年初一凌晨零点三十。

虽然它叫春晚,但是它没有一个明星,也没有歌舞、小品、相声,它就是一个个在真实世界中解决问题的人,我辈中人,来给你分享一个个解决问题的方法。

话题很接地气。聊的都是除夕夜你们家围坐一圈可能聊的话题,9个,一个小时聊一个。

比如,怎么玩得好?怎么变好看?怎么教好娃?怎么有前途?怎么更健康?怎么找对象?怎么更舒心?怎么受欢迎?怎么会挣钱?

你看,一共9个小时的直播,有50多位分享者。邀请他们的标准是一样的:是否应对过挑战?有没有独特的解决问题的方法?是不是真的能帮人解决问题?有没有真诚分享的意愿?

当然,他们还有一个共同的身份,那就是得到大学的老师和同学们。在此我也欢迎你加入得到大学。来年的知识春晚,没准就有你。

直到此刻,我把这台春晚宣布出来的时候,我还恍惚觉得,像做梦一样。看过去年跨年演讲的朋友可能还记得,我们去年还有一个小小的梦想,在春晚里植入个广告,做个最小级别的赞助商,还失败了。

但是,一年之后,我们居然就有机会参与办一台春晚。你看,十年前,“我要上春晚”还是一个不切实际的梦想的代名词。但是,今天,一个不会唱歌跳舞、说相声、演小品的人,也有机会通过别的途径,登上一个高光的舞台。

你看,向上的通道、连接的方式,不就是这样在一点点地打开吗?

我要跟你聊的第二件事,是我在书里看到的,听起来可能有点不严肃。

有一个词听说过吗?裸奔。是真裸奔。
在哈佛大学,每逢冬季期末考试的前夜,学生们都会举行一项奇怪的活动:集体裸奔。

你想,那可是寒冬腊月,北风怒号的时候。一些学生会在楼下集合,脱光衣服,围着学校,一边裸奔,一边尖叫。你可能觉得有点离经叛道。但其实,这是哈佛大学一项已经持续了200多年的传统。

这就要说到一个人了,美国作家,叫肖恩·埃科尔。他到哈佛大学念大学一年级的时候,就赶上了这件事。看到一群人裸奔,他当时就惊了。这是什么情况?震惊之余,他马上又意识到,我得来来。试问,人这一辈子,能有几次机会,在哈佛校园里裸奔,又不用承担任何责任呢?大概就这一次。

想到此处,他心念一动,马上回到宿舍,脱光衣服,准备加入到裸奔的队伍里。

但是,等他走到楼门口,才发现,自己犯了三个严重的错误。第一,裸奔不能脱鞋啊,这不是去洗澡啊。当时是冬天,水泥地太冷了,冻得双脚发麻,根本走不动,只好转身回宿舍拿鞋。

紧接着,发现了第二个问题。门钥匙在衣服里,衣服在屋里,但是门锁了,进不了屋。只好转身,硬着头皮上。

但是,紧接着发现了第三个问题。等他追到楼门口,只发现一溜儿远去的屁股。裸奔的大部队,已经跑远了。追吧,那就是一个人在裸奔,实在迈不出去脚。不追吧,屋内是肯定回不去的。这个左右为难的时刻,让他突然在寒风中开始思考人生。

为什么有的事你一个人不敢干,也干不了,但是在人群中,在大部队中,干了也就干了,从容又自在。和很多人在一起,你还是你,但你又比原来的你多了点什么。

这个段子我想了很久,人生不是在每个关头都明确地知道自己该做什么选择。那怎么办?跟上这个时代,跟上这群人。


再说第三件事。去年我看到了一段新闻,心情很激动。来,看这里。

你知道这是哪里吗?在中国的西北角,甘肃敦煌,它的名字叫哈拉齐,跟西湖差不多大,漂亮吧?但是你不知道的是,这个湖在此之前已经干枯了差不多300年。但是现在它复活了。

前两年,哈拉齐还只是偶尔有水。但到2019年,它已经有半年能碧波荡漾了。

这现象还不仅是哈拉齐,我们放眼整个敦煌周边,原本荒凉的戈壁都开始变绿了。

也不仅仅是敦煌,整个中国西北部都在变暖、变绿、变湿润。

新华社的记者专门去陕甘宁青几个省份的气象部门去采访,然后了解到,从1961年开始,西北气温升高和降水增多的趋势就开始了。这个进程已经持续了近60年,但是直到2019年,才被越来越多的人感受到。

这种变化背后的影响到底是好是坏,我们短期内没法下结论。

但是,我感受到了一种来自慢变量的震撼。想想看,我们平时不是这样感知世界的,那些一惊一乍的标题、那些人云亦云的情绪、那些当下发生的剧变,是我们感知世界的最常用的方式。这些方式会让我们忽略那些缓慢的、长期的变化,但这些变化才是真正影响我们这代人命运的。

我辈中人,不要忽视这些缓慢而巨大的变化。因为这些变化缓慢、持续而坚定,我们每一个普通人都有参与的机会。

我们对这个时代充满信心。

因为我辈中人正在参与、贡献、构建着这个时代。就像万维钢老师说的:以贡献感为指引,你是幸福的,也是自由的。

也像约翰·列侬说的:一个人的梦想只是梦想,一群人的梦想就能成真。

这就是“时间的朋友”跨年演讲倒数第16场。365天后,我们再见。

版权申明:本内容来自于互联网,属第三方汇集推荐平台。本文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文章言论不代表无极荣耀的观点,无极荣耀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。如有侵权请联系QQ:3341927519进行反馈。
标签: 罗振宇
相关新闻
发表评论

请先 注册/登录 后参与评论

    回顶部